风筝格

爱你爱你(❁´◡`❁)*✲゚*♡♡♡

川式腌菜盖饭:

今天起我就是一个十五岁的美少女啦!
祝自己生日快乐!啪啪啪啪啪啪👏
p1@风筝格 给我画滴生贺!!我要向全世界炫耀!!!

沉迷维克托的右侧脸大头……

暑假太热没什么图力,放个大头合集好了

P1有参考的

JJ王生日快乐!!!!♡

涂一个小JJ(字面意思٩( '♡' )و),大概是比赛获胜XDDD

画风挑战的游戏,画了维勇尤三人组ヽ(≧V≦)ノ

自长古津发往圣彼得堡的信件
用时:12年
状态:以送达

听YOI的时候一直很强烈的构图✺◟(∗❛ัᴗ♡❛ั∗)◞✺……但场景其实是勇利那句“想要像小时候一样去滑冰”,一鼓作气HAFUNAFU的勾了线结果好久没上色

他们之间的隔着的不是海洋与陆地,是胜生勇利这个人的大半辈子
↑这样的……(结果还是没表达好😭😭)

总之有点小男孩夏天的味道吧ORRRRZ

暑假……
填老坑……\(´♡(`)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那么甜的人啊……(眩晕)

【维勇】于窒息中绽放

!!!!!转转转!!(´♡`)

Source鱼安:

看到被喜欢了好久的太太 @风筝格 回fo激动得原地做了一个阿克塞尔三周跳!于是哭着码了一个小片段,关于太太二月份的那张美丽的勇利的……
虽然好像有太太已经写过了而且文笔非常好,但还是决定把自己的一些感受和理解写一写,非常感谢太太能够带给我们这么美的画面!
有点冒昧了,但太太我真的非常喜欢你!


“太太的原图戳这里哦(*๓´╰╯`๓)♡”


————


如果与跑步类比,一场FS的强度差不多与狂奔一万米相等。


步伐,旋转,跳跃以及舞蹈……花滑运动员实际上远没有他们看起来的那么轻松。胜生勇利算是体力比较好的一类,但在每一次拼尽全力的演绎之后也还是会产生一种天旋地转的窒息感。


这一次也不例外。但除了这一点之外,所有的事都是例外。他在此之前从未想过自己能够带着夺下金牌的决心站上GPF决赛的舞台,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能邂逅如此多的美好,也未想过……生命中竟然会出现这样一个人,让他懂得了爱。


游到了冰场中央,指尖还带着点那人掌心的温度。他不再看他,他专注于寒冷的冰面与饱含爱与感激的心意……但他心里全是他。


音乐开始流淌,那是代表了他全部滑冰生涯的《Yuri on ice》。舞动,跳跃,旋转……与运动强度同样强大的感情将空气一丝丝地抽离他的心肺,他感到窒息,却又从窒息之中又生出了种带着馨香的快意。


他的生涯,他的心情,他的感激……它们肆意生长,抽出绿叶结出饱满的花苞,只差一件东西,就能使它们绽放。


那是他的爱。


于仿佛沉入深海的窒息感中,胜生勇利很清晰地看到了他的爱。画面从来没有如此清晰过。那是那个人眼睛里的笑容,声音里的柔情,温暖的手掌,怀抱,与嘴唇。


窒息,他将自己的全部告白倾入舞蹈。


——我曾是耳目受限困于山洞中的囚徒,而你是将我引出黑暗带给我新生与光明的明亮太阳。你是我所有的光。


窒息,他能感到有什么热烈而灿烂的东西在胸膛之中生长。


——你是我最伟大的护卫者,你指引了我,将我带到了我从未想到的远方。而我,将成为你最勇敢的辅助者。


窒息,但他感觉不到痛苦。


——谢谢你让我懂得了爱。


终于,节目进入了尾声。音乐渐落,旋转停止,这代表着他“迄今为止”全部滑冰生涯的舞蹈终结了。


他伸出的手臂与食指连成一条柔和却坚定的线,指向了一个无法动摇的方向。那是他的爱,也是他的未来。滑冰生涯的未来,人生的未来,一切一切的未来。


呐,你察觉到了吗?维克托。


于窒息感中,花在这一瞬间绽放。


——FIN——


再次向太太比心!♡

【维勇】卑微(800字超超超短打)

!!!!先转\(´♡`)!!!

EvaLin_onICE:

灵感来源于 @风筝格


原图


同系列【维勇】骨生花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感到卑微。


这话说来可笑,他是天才,冰上的王者,哪怕身份已经从“选手”转成“教练”,只要他出现在赛场上,观众的目光就必然要分到他身上。


他生来万众瞩目、如钻石闪光。


可他在胜生勇利面前感到卑微,不可自抑的、如藤蔓疯长般将他扼住的卑微。


勇利。勇利。


他是一朵花,是雪地里突破积雪挣扎着绽放的玫瑰,维克托无法不被他吸引。他最初胡乱而粗暴地将他扶植起来,又在他生长的过程中惊叹于他的美丽,最后他折服了,冰上的帝王为一朵玫瑰把高傲的头颅低垂到泥泞的雪地里。


可你愿意看一看我吗?


当我连我的王冠都失掉,我将我的荣耀与锦袍都奉献于你,你是否愿意看我一眼?


你会接受吗?


你会接受,如我这般卑微、低贱又幼稚而无趣的爱吗?


胜生勇利拒绝了他。


一次又一次。


他们或许亲吻过,拥抱过,更在深夜里怀着莫名的原因抵死缠绵过。但那是爱吗?


他感受不到,也抓不住。


他的玫瑰不信他,因为不信,就把浑身的刺都竖起来,他分明因分离而痛苦,又不知为何坚决疏离。那些荆棘究竟是要伤害谁呢?他又该怎么做,才能让他相信他不会离开他呢?


不要离开我。


不要离开我。


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就像心里埋下了一粒种子,小心翼翼地不敢萌发,又或者已经萌发了,被死死地压抑在肌肤之下,他对着镜子解开衣服,看见皮肤下绿色的芽头和褐色的枝干突突地跳动,错觉自己能听见抽芽是噼啪的轻响。


第一根芽从指尖长出来,他剪断了它。


第二根芽从锁骨冒出头,他烫焦了它。


第三根芽锲而不舍地长在他心口上,他对着镜子怔愣半晌,把衣襟掩上。


你爱我吗?他问他的玫瑰。


他的花只是一言不发。


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他忐忑地把自己塞进考斯滕里,胸口的绿芽顶在衣襟上,哽得他喉咙发出呼呼的响声。


他摘下刀套,瞥了一眼金色的冰刀。


如果我凡人的卑微不能使你爱我,我便回归王座,以最为高傲的姿态、让世人见证王者的低头。


勇利握住了他的手。


他胸口的嫩芽“呼啦”一下窜出了领口,连带着血脉里所有的枝条,抽出染着鲜血的新绿。


你为何拒绝我?


玫瑰也有玫瑰的卑微。他的花用枝蔓包裹着他,眼神温和。


毕竟,他也只是王的花呀。